您的位置:天奎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我见默少多有病 > 第715章他明白了

《我见默少多有病》 第715章他明白了

    芊默倒是出乎意料地平静,并没有之前情绪崩溃放声大哭,可就是这般冷静才让小黑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刚看着那辣眼睛的照片,看了一会就发现自己看不到了,我以为这次跟前几次一样,过会就好,但是...”

    芊默苦笑。

    已经半小时过去了,她依然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是她眼睛出问题以来,失明时间持续最长的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倩总。”小黑要走。

    芊默拽着他,“别去了,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倩总昨天的治疗让芊默心里已经有数了,她这毛病说大就大,说小也是顷刻间的事儿。

    世界变黑暗后,感觉却越发敏锐了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?”芊默问。

    小黑忙把眼看向窗外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哭了,你也别难过,想想看,也没什么不好的,我都成瞎子了,你也没说不要我,以后出门还有人让座...”

    不用上学,什么都不用操心,安心地当一只圈养的金丝雀,衣食无忧,比起大部分残疾人还在为生计发愁,她已经很好命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小黑领着她传过院子,还乖巧蹲在洗澡盆里顶着一头泡泡的包子对着男女主人叫。

    看这里啊,亲!

    人家一直乖乖没动呢。

    “继续坐着,我一会过来。”小黑一句话,饼饼又坐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饼饼怎么了?”芊默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事,卖萌。”小黑只手遮天,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饼饼原本想汪两声,但见男主人凌厉的眼神,好吧,人家乖乖就是了。

    芊默不知道他要牵着自己去哪里,感觉绕进了一间她没来到的房间,空气里有加湿器里释放出的高档精油香气。

    小黑牵着她,到一个地方停下,芊默听到他拽椅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手牵着她,打开了一个盖子。

    “钢琴?”

    芊默的手指触碰光滑的琴键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给你准备的琴房。”房子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芊默会弹琴,但上学忙,也没时间接触这些,现在摸到琴有些说不出的感受。

    她把手从琴上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有心情弹琴,而且我的眼睛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会弹什么就弹什么。”小黑握着她的手,芊默的手指触碰到琴键的那一瞬间,回忆充满心头。

    俩人之前在西餐厅有过四手联弹的记忆。

    那时是有人挑衅,芊默跟他上台,俩人联手横扫一切,美好的回忆漫过心头,像是春天发出来的第一株青草。

    小黑握着她的手在琴键上滑动,音符有些不太流畅,却并不影响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听出来了,他带着她演奏的,正是那天俩人弹过的曲子。

    当初是四手联弹,现在他握着她的手,两段过后芊默就可以自己来掌握旋律,而小黑并没有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四手联弹,而是...

    芊默听他起身,还是开盒子的声音,她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小黑从盒子里拿出乐器,吹了几下,芊默黑线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打算带我去街头卖艺?”

    这声音,听起来...萨克斯?

    “主意不错,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发展第二职业。”小黑试了几个音后开始吹奏。

    芊默前世都没见他展示过这手,未免有些听呆了。

    小黑的基因的确是好。

    无论做什么都是有模有样,就连乐器都玩得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芊默很想看到他此时吹萨克斯是什么样的,一定也是雅量非凡。

    音乐是有感染力的,优美的萨克斯旋律像是清泉,缓缓流入芊默的心,渐渐的,她也开始用琴跟着合。

    琴房里的旋律似乎引得外面枝头小鸟的共鸣,一群鸟叽叽喳喳,似乎说着真好听,也有可能喊,噪音啊,噪音~

    饼饼头上的泡泡都因时间太久消失了,坐在澡盆里拍水玩,喂,你们还记得你们有养过狗吗?

    合奏一直在继续,坦白说,并不算多天籁。

    芊默看不见键盘,能够记住的谱子也不多,小黑吹得很好,跟她头回合奏难免有配合不默契的地方,但这并不影响俩人的兴致。

    小黑陪着芊默弹奏了一会,终于把内只被遗忘的饼饼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小黑继续给狗子洗澡,芊默自己又弹了一会,小黑回来时,她还在弹。

    “你能再吹一曲给我吗?”

    芊默停下,换他来。

    小黑吹了一曲回家。

    经典的旋律,芊默的眼还是看不到。

    但她闭上眼,却能感受到他指尖的温柔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棂撒在金色的萨克斯上,有一层淡淡的光晕,他就站在晨光里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滑动,音符细腻婉约,眼神深邃迷人,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芊默的视力依然没有恢复,这次比其它几次失明时间要长,不知道是永久还是暂时。

    小饼饼被套上了项圈,小黑把绳子的一端交在芊默手上,但这只显然并不适合当导盲犬。

    走两步便要卖萌蹭腿,而且是毫无预警的,所以芊默总会踩到它,最惨的一次,狗翻人倒,一地凄凉。

    小黑不得不放弃让这喜欢卖萌的货带路的打算。

    本想去领一只领证专业的导盲犬,芊默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在屋里开始摸索前行。

    就像她弹琴那般,先是小心翼翼探索,一点点熟悉。

    摔跤也是数不清的,小黑刚开始心疼,想帮忙,都被她推到一边,她要自己去探索。

    小黑也只能祈祷,她的视力可以跟之前一样自己恢复,但奇迹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小黑也曾偷偷打电话给倩总,得出的结论就一个。

    现在若不是芊默自己走出来,再好的医生都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芊默对眼睛看不见的事十分平静的接受了,到了点儿自动休息,她睡着了小黑却辗转难眠。

    他开始反复思考倩总说的,心结,芊默的心结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擅长推理的男人开始一项项回忆,芊默每次失明都是发生在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失明的时候,是接齐齐回来,后来是鬼子母事件,而这次是看照片...

    看着不相关,但所有事件都有个共同点。

    穆菲菲。

    小黑突然明白了,是穆菲菲。

    芊默只要一提跟穆菲菲相关的事件便会失明。

    :。: